[16]廣達香
邊境100#16 廣達香

國外居住多年的好友,說想來迪化街走走。相約大橋頭捷運站。
在延平北路和民權西路交叉口,他默默佇立許久。
「那麼多年沒回來,台北變化很大。」
「等等回去時,陪我去買廣達香肉醬和肉鬆,我記得這附近有一間門市。」他說。
「廣達香?便利商店就有賣啊!你回家到你們家最近的超商買就好了,或是線上訂購宅配更方便。」我嘲笑著。
「你不明白,這是一種情懷。」他定定的看著我。剎那,我的笑收斂起來,被他的認真表情所感動。

食物是記憶和文化的最佳觸媒啊!

相信許多人曾經的味覺印記, 都可以連結到廣達香。無論是肉醬、肉鬆或肉乾,是許多家庭無可取代的食糧。不只填飽口腹之欲,更包含精神層面的滿足。

「你知道廣達香的故事嗎?」我問朋友。
「不知道。但我記得以前爸媽回台灣,總要到迪化街買些香菇、中藥包,還有肉醬,每次看到那個藍藍紅紅的罐頭,爸媽總是很珍惜,說吃一罐少一罐,畢竟當時沒有電商,在國外採買很不方便。所以我很想來迪化街附近的這家廣達香,以前覺得在這裡買的肉鬆最好吃。」他說。

「我明白,每次出國要待長一點的時間,我也必買。而且我對這個品牌的情懷,不會少於你。因為廣達香的『達』字,就是指我外公。」
「什麼?!」
「廣達香的創辦人是廖心廣,他們有三個兄弟,我外公是排行老二,是廖心達,還有一個兄弟是廖心讚,這個品牌名稱,就是取他們兄弟老大老二名字的最後一個字『廣』、『達』,加上希望做出來的食品都能芳『香』美味,所以叫『廣達香』。
1930年代,外公他們兄弟自己開著改裝宣傳車,在萬華大街小巷穿梭,現舀一瓢瓢肉醬,也賣一些加工品。後來聽說有人會做肉鬆,就去拜師帶回技術,很快就打出了知名度,也建立了罐頭王國。媽媽說外公過世的早,我雖然無緣相見,但總覺得好像自己家的東西,吃起來就特別有感情。
到今年,已經滿88年了!」

「那你是不是吃廣達香都不用錢?好羨慕喔!我小時候會想如果家裡開一家這個店,每天就有吃不完的肉乾和肉鬆、肉醬了!那你知道這裡有一家廣達香嗎?我記得那家店就在這附近啊!」
「你記得的這間店,就是我剛剛說的創辦人的兄弟廖心讚開的,旁邊就是太平市場,這個市場還在,但是這間店現在已經沒有營業了,廣達香都是直接上通路,並不是以經營直營和加盟門市的方式銷售。
你記得以前有軍公教福利社嗎?60年代,廣達香不只做一般的通路市場,還供應國防部軍需罐頭。我爸爸是職業軍人,我從小跟著爸媽去福利社,都會買王子麵和廣達香肉鬆、肉醬。我想,這也是媽媽默默懷念外公的方式。」
「對我想起來了,爸媽會在旁邊的市場買菜,再到隔壁的廣達香買點肉鬆。原來那也是廣達香的創辦人兄弟開的啊!」
「對啊!大稻埕和艋舺,當初是台北城最繁華的地方。大哥在艋舺,三弟婚後搬到大稻埕,還是喜歡自家的食品,就有了你知道的這家店。」

「我們的記憶都停留在肉醬罐頭、肉鬆,你知道後來肉醬有滷肉、香辣和咖哩口味嗎?還有那個牛肉罐頭,直接打開來就可以煮成一碗道地可口的牛肉麵呢!」
「我記得就是那個藍藍紅紅鐵罐的那種啊!」
「其實廣達香也在積極求變。經營手法逐漸轉為客戶導向,除了在口味上努力滿足消費者外,還針對企業客戶包含各大中央廚房、連鎖餐廳、醫院、量販市場,提供許多不同的素食、甜點、沙拉醬、湯和冷凍調理食品。今年更加創新,還推出了年菜罐頭!他們和知名廚師合作,用最專精擅長的製作技術, 讓年菜不用冰冷凍庫,可以打開罐頭直接加熱,不但更方便,也營養安全。」
「把年菜做成罐頭?好特別,那罐頭不是要很大才裝得下?」
「哈哈!你不覺得罐頭攜帶很方便嗎?到任何地方打開就可以加熱吃多好啊!而且保存期限也相對長。以我現在從事設計研究品牌的角度來看,當時的商標,以三心相連,取『兄弟同心、其力斷金』的意義這點來看整個廣達香的歷史,有意義也有故事性的。我很佩服董事長,要把從家族開始的事業經營到現在這麼大規模的產業,是很不容易的。每年過年,廣達香在新莊的總廠會有一個家族大聚會,用辦桌的形式,讓整個家族見面聊聊,還會拍大家族團體照,結束時董事長和夫人會親自站在門口,給每一人帶一份伴手禮回家,不但熱鬧,也使人覺得好窩心。就是做自己吃的食物給消費者這樣的信念,讓這個企業文化傳承至今。」
「所以你今年拿到了年菜罐頭?」
「哈哈,並沒有~我今年過年重感冒在家沒出門,但是我有到超市買他們的肉醬罐頭配稀飯。」
「很奇怪,感冒就是想吃稀飯配醬瓜罐頭肉鬆,是不是只有我們這個時代的人才這樣?」
「這是不是也是一種屬於我們這個時代的浪漫?走吧!既然這麼想念,我們就去便利商店買一罐肉醬,配著泡麵吃,好不好?」我興奮的提議。
「好啊!泡麵配肉醬!要香死誰~」
「下次我們要吃生菜沙拉配廣達香的沙拉醬均衡一下啦!」
「以後想吃除了便利商店也可以網路訂,店面的回憶,永遠可以定格在美好的思念裡。」

送別朋友後,我再度看著太平市場旁的轉角,許多人的曾經,都在這裡被創造。知道的、不知道的;認識的、不認識的。
多少早年拎著一只皮箱闖天涯的台商,靠著這個家鄉食物,為了夢想,在異地度過他們的青春年華。

原來,味覺的想念,也是會遺傳的。
這些年往返台北、成都工作,愛台式料理、也喜歡川味。總是會帶一些共同的食物,讓我不論在何處,都可以有串連的味道。
而廣達香的肉鬆和肉醬,就是這一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