[3]小酒趴
日正當中,繞到一家已覬覦許久的比利時小酒吧, 駐足在店門口許久,頂著滿頭的熱氣, 抬頭望著玻璃櫥窗上手寫的價目表,一隻黑色柴犬慵懶起身,緩緩朝我走來,輕輕靠近用鼻子點了點我的左大腿, 於是,走進了幽暗的酒吧。 似乎是剛開店營業不久,我成為了他們今日的第一位客人。 耐不住淋漓的汗,我快速地點了一杯貝里詩奶酒,入內挑了個沙發鬆軟的位子坐下。
環視著四周,四壁磚瓦露出的真實感,看的出來屋內並無大肆的翻修過,保存了老屋原汁原味的歷史跡痕,店內專賣精釀啤酒及手沖咖啡, 以及標榜新鮮食材手工製作的pizza、辣雞翅…等西式點心。在三個小時的觀察下,這家店似乎是一對情侶共同經營,哈士奇則是酒吧的招牌店長—力哥。
「喝黑咖啡嗎?我們是手沖咖啡,想喝什麼口感的?酸一點的?還是烘焙感重一點的?推薦你酸中帶甘的哥倫比亞好嗎?」女老闆Gabriela細膩地為第二組進來的客人解說, 輕闔上眼皮,聆聽著店內循環撥放的張懸歌單,能細微地感受到力哥悄悄湊到腳邊的溫度,心中的煩悶和溽暑的躁氣都消散在空氣中,在大稻埕這古城有這樣的午後享受,算是別有一番風味!
除了味覺的偷閒,也該是聽故事的時候了。看著另一位男老闆Barry坐在吧檯旁,我緩緩移動過去,「老闆!想問你為何會想創業?且為何會選在大稻埕?」開門見山的破題是一位逐夢人生命插曲的開端。Barry在大學是學商的,進入銀行工作了五年。這五年過著典型的上班族生活,周一到周五節奏緊湊,好不容易周末放假,不是吃喝就是在補眠。
「我想改變自己的生活結構,不想被生活掌控,我想掌控生活。」
Barry 和 Gabriela都不是餐飲相關背景出身,也非藝術創作領域,創業歷程中,一邊做一邊摸索,對於啤酒、咖啡的知識都是憑著一股熱情衝勁和不放棄的信念,做中學、學中做,如今已把小酒趴變成一處分享文化、藝術的聚點。 這樣的發想緣起於他們身邊有許多朋友,才華洋溢,受限於資金和人脈,找不到適合的地方分享自己的作品。
「這裡是一個能夠分享生命、互相交流的地方,也能夠把舞台借給有需要的人,讓他們的創作被人看到。」 正如同每朵花都應在適當的季節,盡情綻放,每一種觀點、每一個精神都應該有屬於它的位置,使美好的藝術與每個遠道而來的伯樂們的生命經驗,交會聚集產生碰撞,並激發出綺麗的花火。
「這個創業想法已經有了很多年,一直到去年才實現。」  
Barry和Gabriela也曾經考慮過東部和南部,像是花蓮和台南,但是那裏的租金水平和物流運輸成本相對高,能在那裏開家自己喜歡的小店的多半都是有錢人,或是在當地有自己的店鋪或土地,再加上Barry本身是台北人,綜合所有內、外部的因素,最後選擇在北部設店。
「大稻埕是個很妙的地方,這裡的生活節奏十分緩慢,跟當地的年齡結構也有很大的關係。這幾年的轉變很大,開始有很多文創產業、都市再生基地進駐,很多既存的商家老闆因為年齡到了退休,把本業收起來,把店面租給這些新進者來賺錢。像我們這邊屋況看得出來不太好,他原本是布業的倉庫,有很多原本店裡的元素我們有承接來做擺設。當然也是因為預算很吃緊,很多水電、油漆的裝潢也是上網找來幫忙的。」
在南北貨、布衣業聚集的迪化街,夕陽西沉,各個店家浸染在一片橘紅色的光霞中,匆匆忙忙地準備熄燈打烊,小酒趴卻是燈火通明,用音樂、酒精以及對生活執著的真心,迎接著不同時刻遠到而來的旅人,用一杯有溫度的咖啡,交換著閃閃發亮的眼神,分享著彼此的故事。創業至今已經一年多,Barry和Gabriela不曾懈怠,每天還是戰戰兢兢地為開店做準備。
「為何選擇大稻埕?你有沒有注意過碼頭的落日餘暉很美?每到傍晚,所有攝影師都守在西處捕捉太陽隱入淡水河的瞬間,大稻埕真的是個很美、很不一樣的地方呢。」
閃閃發亮的神情中,對於理想生活的執著,有多少我們不知道的人們,也在大稻埕的日常角落默默深根呢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