[8]品泓貿易
我是在地人,我爺爺讀太平國小、奶奶讀永樂國小;那時候民國初期太平是男校,永樂是女校。我爸跟我也是永樂的,記憶中三十年前,我小學的時候,涼州街那邊有個築地日本料理,它以前可是文具店,以前有兩間,一間叫『哈哈笑』,一間叫『咪咪笑』,就開在隔壁,現在附近的文具店都關了。在我那個年代,太平、永樂是死對頭,因為兩間學校的棒球隊都很強,決賽上常常對到,學生在路上遇到看不順眼就會打架,以前我遇過是兩個人尬七、八個人,後來我朋友就叫他哥來支援,一批國中生騎著腳踏車就衝過來欺負小學生(笑)。
他,是品泓貿易的陳老闆,臉上帶著驕傲神情,憶及往事,話匣子悄悄地打開,一件件少時橫衝直撞的荒唐事,回憶無聲無息地進駐雙眸,眼中流動著六零年代的放肆不羈,童年浪漫在輕鬆爽朗的笑聲中泛起一圈圈漣漪。斑斕的黃昏下,熱情好客的他立身處後方,是一整片晶瑩剔透的玻璃門,門後陳列一瓶瓶精緻包裝的濃茶烈酒。位處於迪化街北邊的品泓貿易主要從事茶酒買賣,一箱箱馬祖高粱、高山翠峰、杉林溪茶堆疊在一塵不染的光亮地板,屈指一算,把事業遷移到家鄉至今已有六年之久。從小看著爺爺經營南北貨鋪,不敵時代變遷隨之而來的慘澹景氣,最終收起招牌,宣布歇業。
「老大稻埕很熱鬧哦!我都在迪化街頭尾跑來跑去的玩耍,現在很多店逐步轉型,和家族本業天差地遠;像以前李亭香是雜貨店鋪,賣麵包、餅乾類、糖果,後來才慢慢轉型成餅店;江記更有趣,它原本是賣布的,現在做肉乾、肉紙這種伴手禮,這都只有在地人才會知道哈哈。我六零年代出生,阮囝仔時陣北街大家幾乎都在做南北貨,二十年前生意直直落,很多店鋪漸漸收起來,那時候我剛好離開台灣…」
剎那間,三、四臺貨車發出軋軋巨響,一臺臺從街前疾馳而過,往台北橋方向駛離。看著車身逐漸隱沒在街口,喧囂散去後的一陣清寂,淡淡的、憂憂的。 話鋒一轉,陳老闆面不改色的繼續訴說,眼底盡收這兒逐年的產業轉型,以及舊時老商道的繁榮與凋零。 「現在南北貨都集中在南街,二段的清茶館整個遷移來北邊,知道清茶館嗎?茶館就是有老小姐,投幣式卡拉ok,一邊泡茶一邊聊天,四個人加起來兩百多歲以上(笑),到現在都還有一些清茶店簡陋地隱身在北街巷弄中,有機會可以去尋寶!」
陳老闆語帶笑意,舉起插放在胸口的雙手搔了搔頭,望向遠方悠悠地說: 「這裡是個情感羈絆很深、很有故事的地方,即使今昔落差的感觸深,但大家都很努力想要改變現狀,把最原味的傳統留住、翻新,新的人來來去去,風水輪流轉,這裡真要旺起來,要靠大家!」輕描淡寫的幾句話,茶香酒濃的餘韻飄散其中,飄飄零零的生活,有依戀,有堅守。